Lose.

【白狄】梦醒了,就什么都没了

※题不对文系列,有ooc请注意
※是根本没味道的赤花症梗[??]
※有套用其他梗、应该没问题吧q
————以上高亮。

▶1
长安父母官狄仁杰,公正廉明手腕强悍。可惜近来因染上风寒不便开门接客。
大唐第一剑仙李白,跌宕风流放达不羁。可惜今天也因为偷偷溜进狄府被一堆令牌砸了出来。

▶2
“不就是个风寒嘛,怀英至于这么小题大做吗。”李白斜靠在亭台边的石柱上,举着酒葫芦对着一池子荷叶倒苦水。恼人的蝉鸣不时从头顶上传来,李白直起身,眼神坚定。

▶3
要论对狄府的了解,李白大概能闭着眼睛指出哪有条捷径可以更快到狄仁杰的卧房,哪哪被外来的野猫搭了窝儿,哪哪哪又能躲掉那催命的三色令牌……

“简直比在府上住的人都还清楚。”
治安官身边的密探曾如是吐槽。

▶4
夜色降临。为了尽早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,李白破天荒没在府上的屋檐秀他那一身轻功——尽管当事人并不认为这会弄出多大动静。
轻车熟路地推开尚未落锁的雕花木窗,李白兴冲冲的喊了声,“怀英!”

▶5
室内传来一阵骚动,李白抬眼望去,却见那人完全淹没在了阴影中。半晌,狄仁杰的声音才悠悠传来。
“…李白,不是告诉过你别再来么?没什么事就快回去。”

▶6
。我把你放在心尖尖儿上你居然一见面就要赶我走?!白受伤了需要怀英亲亲才能好.GIF

▶7
“狄大人如此冷淡,白可伤心的很,但和大人的身子比起来,这又算得上什么?”李白面不改色,像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话。狄仁杰心头忽地一跳,对方却已经箭步冲了上来,被刻意掩藏病症瞬间暴露在视野中。

▶8
“若只是普通的风寒,怀英为何还要躲着在下?”李白看着从爱人右眼探出的花苞,瞳孔微缩。“我带你去找怪医,好吗。”可惜对方再没有了答复。李白抱紧怀里越来越沉重的躯体,跌跌撞撞地离开狄府。

▶ 9
云,“赤花者”是一病,寄生于人之自内涵养,然后从目中出花来,为寄生者则死。
而治之之法,为所爱之人恶。

















▶10
扁鹊从里屋走出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,以往意气风发的青莲剑仙在经历了大半夜的煎熬后也是憔悴不堪。
“稍微再晚几个时辰,回天乏术。”
那怪医面色不善地扔给他几棵草药,凉凉地开口。李白大喜过望,正欲道谢,却被对方狠狠地数落的了一顿。


▶11
“被人憎恨就能治好病,你们怕不是活在梦里。”
那一年,一向以冷面著称的善恶怪医这么说到。

————END.

长安城大名鼎鼎的青莲剑仙估计属蝉的bushi.
——来自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治安人员。

怀英,怀英怀英,怀英,还在忙呢,怀英,今晚一块儿就寝怎么样,怀英,怀英别这么冷淡嘛,怀英怀英,卷宗好看还是白好看,怀英给你三秒钟回答,怀英,怀英,怀英,不回答就当你觉得白好看,怀英最好了,啾♡

似之前胡乱思考时的产物[。]决定就是你了李烦烦[?!]梗源如图侵删致歉。
放假以后终于决定要交党费但下次的质量绝对会有保证[??]打tag的手微微颤抖。

【您有一份尚未阅读的邮件】

是个正经[个鬼]的语c群宣。 @兔兔兔砸
占tag致歉。
——————
近年来,因为有越来越多的英雄来到王者大陆,不少人为了早些退休出道[划掉]为峡谷培养优秀的下一代,几经商讨之下、建立了这个学前教育机构——农药幼儿园!

魔术师
“初次见面。在下是本次新生招募的接待人,新来的朋友请不要紧张,我们随时会帮您答疑解惑。”
顺手将扑克牌放入最近的衣袋,唇角微微上扬。两指轻掂帽前檐中央将其取下,右手下垂,后使上身向前倾斜些角度。复起身戴帽,双目平视对方。

“魔术师,幸会。”

扁鹊
“嗯…?”
抬手拧紧桌上消毒药水的瓶盖,略略侧身将视线放于来人身上。
“医务室可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——没事的话就赶紧出去。”
把用过的棉签扔到脚旁垃圾桶中,借力于桌上的手肘支棱起身、将药水放进一旁置物柜。视线触及柜中用来安抚孩子的水果糖,动作一滞、随即捻起一颗向那方抛去。
“…有事来找我也无妨,现在——出去。”

张良
“新来的孩子?欢迎。”
一手托起言灵之书,另手轻抚单边镜框,目光扫视来人,略一点首便算礼貌招呼。
“我是这儿的任课教师张良,平时若有什么不懂的问题都可以来找我。另外,千万不要试图去探明一些你不该知道的事。”
双目微阖,食指虚抵唇部,语速轻缓。

“毕竟好奇心…会害死猫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
门牌号:642542248

【白狄】夜访

天色渐深。于林间栖息的飞鸟发出悠长的鸣叫声,笼罩着天幕的云层在晚风的吹拂下渐渐散开,几颗明亮的星子点缀其间。
狄仁杰独自一人行走在府邸的大理石地面上,脚步不急不缓。

白衣剑客悄无声息自房顶跃下,一双细长的桃花眼也染上几分笑意。

行至日常办理公务的客房,治安官抬手正欲推开木门。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搭在他的肩上,而后被轻轻揽入还带有酒气的怀中。

“狄大人,”

温热的吐息喷洒在那人颈间,引起小幅的颤动。

皎洁的月轮不知从何时透过残云一路照射了下来,为狄府内的景色增添了些朦胧的美感。
青天有月来几时?我今停杯一问之。

“不知今日,可否赏脸与在下共度良宵?”

【宇宙星神】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

#同名曲改编。
#【高亮】人物OO到没有C慎入。
#多人友情向,有私设。
BGM:祝福のメシアとアイの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终结的大地终末,残存下来的孩子们牵起彼此的手。无论是健壮也好,病弱也罢,只需要相信一点:
“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。”

在漫长的历史中,人类渐渐摆脱了愚昧,开始往更高级的文明发展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人类也愈发狂妄自大,甚至认为能跟神明相提并论。
大地在人类的统治下经过了数百年,直到神明降下了严酷的制裁,人类的世界逐渐崩塌。
守护破碎大地的爱之塔, 寿命的灯火时隐时现。

王国的使者们带着「神谕」造访了年轻人的村庄,新一任「弥赛亚」诞生于此。
蓝发少年接下了「神谕」,他将去往爱之塔,得到神赐的「祝福」——九个只属于救世主的「荣光」。

“去爱之塔的路途遥远,让我们跟你一起去吧。”
临行前,红发男子叫住他。身后,其他的同伴也早已整装待发,“要一直互相扶持着走下去嘛,盖亚。”黑发蓝瞳的青年笑嘻嘻地说道。

延续人类生存的最后一片土地的生命,即把所有的「祝福」拿到手中,救世主几乎能听到心脏在剧烈跳动的声音。
最信赖的朋友们分别站立于身旁两侧,救世主握紧了手机的火炬。即使前面充满各种危险,但他有这些同伴在身边,什么东西能让他畏惧?

向最初的祝福——涌动着生命的「华丽的波纹」走去,视线中却出现了另一个人的身影,他伸出手拉住救世主,笑意却根本不达眼底:“有福同享啊,盖亚。”
“泰希斯!你想干什么!!?”
厚重的石门轰然关闭,将救世主呼喊声隔绝在外。

转眼,同伴之间,反目成仇。

失去了第一个「荣光」的救世主跪倒在门前,眼中满是不可置信。时间艰涩地流逝着,盖亚几乎能感受到同伴们锐利的凝视。

第二扇门前,是缓缓走过去的阿瑞斯。寒光凛凛的短剑对准了救世主的咽喉,阻止救他靠近。骄傲的剑士双瞳微微泛红,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:“火焰的世界?归我了。”

顺利夺走「恩惠的阳光」,哈迪斯开心地朝外面挥挥手,很快,洋溢着笑容的脸消失在石门后。
带着不甘心的表情,与前者瞳色相似的金发女子悄无声息地冲进「安息的黑暗」。

属于救世主的四个「荣光」先后被同伴独吞,这种事情绝不能被原谅。
心中的寒冷开始蔓延,救世主不知所措得看向周围。
所谓「欲望」真的能使人改变吗?

将祝词献给「动荡的大地」,宙斯浑厚的声线回荡在在场每一个人耳旁:“将祝福纳入我手……”
诗人吟唱着「雷电的伴奏」,蓝绿色的双眸中隐隐有电光闪烁——
“将荣光集于我身。”

以前互相信任的……到底是同伴……还是敌人?
黑暗中,似有声音低喃:
请将它斩断吧——那逝去的爱。

褐发青年手持巨阙弯刀走进第七扇门,带着轻盈的步伐,如同跳着「旋风的圆舞曲」。
剩下的两个同伴,其中一人将身旁的男子推到一边,奔向「白银的庭院」。波塞冬转头看了一眼还呆愣在原地的两人,嘴里说着嘲讽的话语:“这里,是我的。”欢喜的泪水还未来得及落下,便已经永远冻结。

最后的「祝福」是沉睡的「岩浆的胎动」。
金色的大剑挡在救世主面前,阿波罗脸上露出洋洋得意的笑容。
“盖亚,你还是太容易相信别人。”
红发金瞳的男子不再看他,转身走进第九扇石门,夺走了「岩浆的胎动」。

所有「祝福」都被同伴抢走,救世主绝望地举起再也无法点燃的火炬,一步一步走向祈祷的祭坛。

所谓「祝福」,不过是救世主所要背负的「赎罪」罢了。只有和献给九个「祝福」的祭品一起经历了各种磨难的弥赛亚,才能点燃爱之塔的灯火,暂时延续这个世界的寿命。
祭坛的顶端,上一任救世主叹息道。

“去爱之塔的路途遥远,让我们跟你一起去吧。”
什么啊……
“要一直扶持着走下去嘛。”
都是骗人的吧……不是说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吗……
泪水争先恐后地从救世主眼中流出,少年痛苦地张着嘴,空洞的双眼依稀看到了同伴们在石门后的幻象。

滔天的海浪中,泰希斯被波涛不断击打着,生命逐渐在「华丽的波纹」中湮灭。
“后面的各位,接下来就拜托了。”
剑士在业火中起舞,汗水不断顺着青年脸颊滴落,阿瑞斯看了看早已关闭的石门,手中的剑柄开始在高温下融化。最终,他的身影在「火焰的盛宴」中消失。
“抱歉了。盖亚。”
哈迪斯行走在残酷的阳光下,过于耀眼的光芒使他眯起眸子,苍白的脸上难掩疲惫。他跪坐在干燥的地面上,直到最后的气力在「恩惠的阳光」中殆尽。
“盖亚,珍惜我和维纳斯给你争取来的机会吧。维纳斯,我是不是很帅啊?”
无尽的黑暗中只有“哒哒”的脚步声,维纳斯痛苦地捂着头,大脑的阵阵轰鸣几乎使她发狂。金色的长发早已失去了光泽,她跌跌撞撞地往前走着,却只能在「安息的黑暗」中永远徘徊。
“无论发生什么,都不会让你独自承受。”

脚下的大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裂,宙斯轻叹一声,任由身体开始往下坠落。
制裁的雷电咆哮着,普罗托抹去嘴角的血迹,微微颤抖着的手中握着的天王杖早已布满裂痕。
被狂风的利刃划破皮肤,卡勒姆扔下手中的弯刀,义无反顾地往旋风的中心走去。
在白银庭院中依旧维持着拿到祝福时的姿势,波塞冬的身上布满寒霜,连心也被冻结。
沉睡着熔浆的世界中,只能维持匍匐的阿波罗被渐渐高温所吞没。

无论是健壮也好,病弱也罢,只需要相信一点:
“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。”

九个「祭品」的血液先后汇集到祭坛中,爱之塔的灯火再次被这些高尚的灵魂点燃。像这样愚蠢而悲剧的连锁会一直重复下去,永远没有尽头。

黎明的钟声响起,那是象征着荣光的旋律。
寿命的灯火再次被延续,爱之塔将继续守护世界。

被授予了神的威光的弥赛亚独自一人在塔上静静地笑着,在自己创造的第十个「祝福」——「无尽的哀伤」中死去。
———END———